如今騷擾電話滿天飛,但對很多企業負責人和地方幹部而言,“010”開頭的電話對他們更像一個“魔咒”,一位和記者相熟的地方幹部這樣說:“至少90%都是騷擾來電,但很多又不是一般的騷擾電話,接就等於接了麻煩。”部分企業老總和地方幹部還稱,看到來電顯示是陌生的“010”號碼就頭疼,“我們管這叫010恐懼症”。
  講 述
  鄉長接到“中南海邀請”
  記者曾在北京電話採訪江蘇吳江某企業老總,用固定電話打過去,對方手機一直提示“正在通話中”。後來得知,這位老總對手機做了設置,陌生電話一個也打不進去。“我這也是被逼的。”談起此事,這位老總倍感無奈。他說,不是自己擺譜,而是實在被搞怕了,很多外地的陌生電話,尤其是“北京來電”,接了之後,就是各種名目的參選、參評、邀請、會議……“有關企業的,有關個人的,名目五花八門,不想參加,可又怕真有來頭,煩透了!”
  記者調查發現,接到過此類電話的企業負責人、地方幹部不在少數。蘇北一個副縣長笑言,他從當鄉長開始,就接到過所謂的“中南海的邀請”。另一位蘇南企業負責人說:“內容都差不多,研討會或者培訓會,反正一句話,只要給錢,什麼文憑、獎狀、頭銜都是小菜一碟。”
  一位年過四十的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,前幾年光優秀企業家頭銜就拿了好幾個,甚至還有一個是亞太範圍的,“他們很直接,就說這個需要交評比費,還有相關證書、獎盃等的製作費等,就是掏錢買獎。”
  接到類似的電話多了,這些經常被騷擾的企業負責人和地方幹部學會了“反騷擾”。蘇州一位幹部說,一般來說手機還是會接的,固話接得就少了。
  現 象
  共同特點是“來頭很大”
  一位自稱得了“010恐懼症”的地方幹部苦笑著告訴記者,騷擾電話不全是“北京來電”,但“010”占據了“大頭”,而且近幾年還有了變化,以前主要是北京的,現在上海和一些省會城市的電話也多了起來。
  記者調查發現,這些騷擾電話大致分為以下幾類:一是推銷圖書、畫冊、郵冊、紀念幣的;二是邀請企業負責人或企業參評各類獎項的;三是邀請參加各類高端培訓、研討會、考察的;四是自稱新聞單位要做正面有償新聞或收負面“封口費”的。
  這些陌生電話的共同特點是“來頭很大”,起碼打著國家部委下屬機構的旗號,有些甚至打著聯合國的旗號。徐州睢寧一位基層幹部說:“我們真的很難分辨真假,打這種電話的,有些還很橫,你一說沒這個經費,立刻就拿大帽子出來壓人。有一次我們一個鎮長就被一個推銷理論書籍的唬住了,到處找關係打聽,結果查出那個電話和其所說的單位一點關係都沒有,這才安了心。”
  近年來,不止一地的基層幹部曾向記者打聽某某媒體是不是真的,所謂“封口費”要不要給,一位地方幹部直言:“現在想挑出地方政府的毛病很容易,面對這樣直接要‘封口費’的,我們也很矛盾,給吧不甘心,不給吧又擔心真的鬧大了。”
  分 析
  打部委擦邊球忽悠幹部
  既然明知是忽悠,直接回絕不就行了嗎?當記者拋出疑問時,受訪者都直言沒那麼簡單。睢寧那位幹部說:“關鍵就是很難分辨真假,對我們基層單位或者企業而言,可不想得罪部委辦局,萬一真是哪個部委的下屬機構呢,萬一真和哪個領導關係很鐵呢?”
  記者瞭解到,儘管國家一直對部委下屬機構進行精簡,一些部委也經常聲明自己是“被冠名”“被組織”,但現在打擦邊球的依然很多。北京某部委一位公務員告訴記者,其實真正的下屬機構,現在不敢這樣亂搞。這些到處騷擾基層幹部和企業家的,一部分是真有點關係,通過一些部門或領導搞個掛名權或合作權,“草台班子”就搭起來了;另一部分則什麼真東西都沒有,騙一筆是一筆。
  復旦大學社會科學基礎部副教授邵曉瑩說,中央三令五申要把權力關進籠子里,但社會上利用權力胡亂作為的現象仍然不少。對此,不僅要限制有關部門自身的權力,對這種權力的“溢出效應”也要高度重視,把權力從根到葉都關進籠子,從根子上讓這些人無法鑽空子。
  延伸閱讀
  偽官偽機構高端化招搖撞騙難辨真假
  近年來,“偽官”“偽機構”並不鮮見,而且“級別”越來越高、花樣越來越多,“仿真度”越來越強。如冒充國務院政策研究室司長、副部級巡視員的趙錫永,歷時3年、行經多地官場,演出一幕幕荒唐鬧劇;還有一批打著“國”字頭旗號的“偽機構”。如被稱為“中國最牛山寨機關”的中國天平調查管理局。這場鬧劇的策劃者名叫章寧泉,他租用司法部原辦公大樓辦公室,明目張膽地冒充司法部下屬機構,併成立所謂的中國天平調查管理局,其職員一律身穿與警服十分類似的“制服”,肩章、臂章、胸徽、警號、領花一應俱全,以此實施詐騙,最終被控詐騙1000多萬元。據《新京報》、《半月談》  (原標題:害怕“010”)
創作者介紹

單人寢具

nz59nzxvx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